打开青岛文明网联盟主站 打开文明网联盟联播 打开文明播报 打开宣传信息 打开讲文明树新风 打开文明创建 打开道德模范 打开志愿服务 打开未成年人 打开我们的节日 打开邮箱
[城阳故事]梁建英:坚守高铁研发最前沿22年
发表时间:2017-09-30   来源:青岛文明网
 

  1972年出生的梁建英是青岛市设立科学技术最高奖以来第二位摘取桂冠的女科学家,也是第一位获得这项殊荣的“70后”。当初,年仅36岁的梁建英主持研制的CRH380A新一代高速动车组,创下了时速486.1公里的世界铁路运营试验最高速,被誉为中国高端装备自主创新的典范产品,成为中国高铁的“金名片”。9月21日,她主持研制的CR400AF复兴号中国标准动车组,在京沪高铁率先实现350公里时速运营,我国由此成为世界上高铁商业运营速度最高的国家。

  如今,梁建英已经是中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总工程师。她也是中国高铁装备行业唯一的女总工程师。作为科研世界里的青年精英,她永不停歇的脚步,伴随着一路驰骋的中国高铁,书写下了一个时代的传奇。

  好的机遇、好的平台,加自身的努力

  1995年,梁建英从上海铁道学院毕业,来到四方机车车辆厂(中车四方的前身),当了一名普通的技术员。“我以前从来没有设想过,有一天会当上总工程师。我只是想做一个优秀的设计师,到今天也是这么想的。”梁建英抱着这种朴实的想法一路走来,却走到了整个企业技术团队的制高点。

  实践证明,在中车四方这样一个重视创新发展、致力于打造高铁“人才硅谷”的舞台上,梁建英挥洒出了一段同中国高铁同步驰骋的激情岁月。22年来,她始终奔跑在中国高铁研发的最前沿,亲历中国高速列车从“跟随”到“领跑”的飞跃发展,连连挑战“世界级”研发难题,不断丰富着中国高速列车的产品谱系:

  2007年,主持研发时速200-250公里长编组座车(CRH2A)、卧铺动车组(CRH2E),突破了动车组编组形式、牵引制动性能及双弓受流等技术难题,提升了动车组的平稳性及乘坐舒适度,填补了世界高速动车组长编组卧铺领域的空白;

  2008年,担当CRH380A新一代高速动车组的主任设计师,最高运营时速达380公里,这是当时世界最高技术等级的高速动车组;

  2010年,主持原铁道部重大项目——更高速度等级试验列车(CRH380AM)的研制,创造了每小时605公里的实验室最高试验速度;

  2011-2014年间,主持完成国家863计划项目——基于永磁电机牵引系统动车组的研制,引领世界高速列车牵引传动技术的升级换代;2015年,主持研制的CR400AF复兴号中国标准动车组,实现了不同车辆平台的互联互通和部件互换,将成为中国高铁下一代的主力车型,各项技术指标均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梁建英带领技术团队,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先后主持了十余项国家、原铁道部、中国铁路总公司重大项目的研制,取得一系列国家级创新成果,形成了系列化、谱系化的中国高速列车产品平台。

  女人的韧劲和细致,让她在男人的世界里游刃有余

  当高铁在中国成为连续的年度热词,这个行业的管理者和设计师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而在这个以男性为主的世界里,梁建英无疑格外引人注目。“做技术工作最忌浮躁,必须能沉下心、坐得住,有坚决完成任务的恒心。”梁建英说,在这方面女性比男性更有韧性和忍耐性。

  当初,CRH380A在试验阶段时遇到了牵引力的问题,技术人员一直在调试软件。一遍、两遍、三遍……问题还没解决,有的人已经有些毛躁了,梁建英心里也急,但作为主任设计师,她得稳住大局。她用平静的声音告诉大家:“别急,再来一遍!”

  “2010年12月3日11:28,CRH380A在京沪高铁先导段跑出了每小时486.1公里的世界铁路运营试验第一速!当时,我们技术团队成员分散在列车上的各个定点区域做监测,大家都克制着内心的激动,等到任务结束,列车停下来,我们才爆发出一阵欢呼!”至今,当时的每分每秒都深深地铭刻在梁建英的脑海中。

  梁建英独特的女性细致也在同事们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高级工程师冯永华告诉记者,梁建英在担任总工程师之后,一般不会再参与一些很具体的研发设计,但她却能做到对技术细节观察入微,“有一次,她指着我工作手册上的一个转向架驱动装置的定位尺寸说,这个尺寸与另外一种型号的车是一样的,让我做一下技术分析。我仔细对比后发现,果然数据是一样的。真是对梁总佩服得不得了。”

  2015年,梁建英带领技术团队到兰州“百里风区”做列车抗风沙试验,在高达12级风的特殊环境下验证列车是否会出现倾斜,一边采集数据一边现场分析列车在此种情况下该停车还是该提速。那天,梁建英不停地在整列车厢里来回走动,体验车辆的舒适度,她不时地提醒已经完成任务的同事赶紧休息,自己却一直走动到次日凌晨3点。

  她的细心,让她在做方案设计时考虑得更完善;她的韧性,让她在面对失败时毫不气馁。正是因为如此,让她带领着同事们一次次攀登上了世界轨道交通装备技术的高峰。

  一直在路上,创造不一样的高铁风景

  高速列车的研发过程是一个反复试验的过程。在CRH380A的研发过程中,国际上没有经验可资借鉴,梁建英带领团队在京津、武广、郑西高速铁路上进行了两年多的线路试验研究,历经450余项仿真计算、1050余项地面试验、2800余项线路试验。据同事崔志国回忆,有一次线路试验段位于一处完全未整修路面的野外,路轨两侧都是砂石,跑一趟下来,轮子上布满了细小的沙粒。即使身为主任设计师,梁建英还是会和技术人员一起,每天晚上钻到车厢底下,仰着头清灰,弄得满头满脸都是灰。

  “新一代高速动车组以时速300公里运行时,人均百公里能耗仅为3.64度电,相当于客运飞机的1/12、小轿车的1/8、中型客车的1/3。”梁建英对此十分自豪。正是以此为节点,中车四方形成了181项专利、189项标准,设计团队将“话语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实现了从“跟随”到“领跑”的蝶变。

  2014年,中德轨道交通技术联合研发中心开始筹建。“这是一次强强联合,不是一方依赖另一方的合作。”梁建英在谈判中一步步让对方意识到,中车四方对所有的轨道交通产品都非常熟悉,而德方擅长非金属材料的应用,只有各展所长,才能共赢。

  高铁连通中国城市形成网络,梁建英的人生也随之实现成长和丰盈。在她看来,高速列车的研发永无止境,机遇也如列车一样永远运行在轨道上。而她自己,一直在路上,平均每周出差一到两次,对女儿便有些亏欠。“女儿13岁了,早已经习惯生活中有没有我都行。”梁建英说,其实孩子倒是挺理解她的,只是她自己有些遗憾,因为缺失了很多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和体验。

  但在同事眼中,这个“女汉子”也有不少“小女人”的情怀。她看到同事养的仙人球很漂亮,每天早上去人家办公室观赏一会儿,直到后来实在忍不住,也央求同事帮自己栽了一盆,带回办公室细心侍弄;她每天会给自己泡一杯大枣水,问她有什么讲究,她会美美地告诉人家她的“秘密”:“我婆婆告诉我的,每天三颗枣,青春永不老!”

  2000年,四方机车车辆厂(中车四方的前身)曾向斯里兰卡出口了第一批内燃动车组,这是我国当时出口海外最大的一笔订单。梁建英作为电气系统的负责人亲自去交车。“站在斯里兰卡首都的天桥上往下一看,全是我们国家的车,当时真是涌起一股强烈的民族自豪感。”这种自豪感伴随梁建英至今,是她立志要做中国轨道交通行业领跑者的动力源泉。(爱城阳)

责任编辑:陈 明师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