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青岛文明网联盟主站 打开文明网联盟联播 打开文明播报 打开宣传信息 打开讲文明树新风 打开文明创建 打开道德模范 打开志愿服务 打开未成年人 打开我们的节日 打开邮箱
徐嘉庆:虽然眼睛看不见 但我可用手触摸光明
发表时间:2019-07-02   来源:青岛文明网
 

  “当兵是我的梦想,从小看电影,最崇拜的就是战斗英雄。”1983年,带着儿时的梦想和报国的志愿,18岁的徐嘉庆走进军营。

  1985年春节刚过,在老山前线一次战斗中,徐嘉庆眼部受伤,双目失明。20岁,正值同龄人风华正茂的年纪,徐嘉庆的世界却永远变成了黑暗。“开始我想不通,沮丧得很。不过后来想想,兵是我自己要当的,战场是我自己要上的,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国家没有亏欠我什么。”阳光乐观的心态很快就回到了徐嘉庆身上。

  身上的伤养好后,徐嘉庆与妻子江素凤步入婚姻殿堂。结婚之初,除了部队安排的一间60平方米的小房,他什么都没有,没有家具,没钱买煤取暖,除了电灯,家里唯一的电器就是一台电扇,最困难的时候,岳母只能隔三差五去集市上捡白菜帮来维持家里的温饱。但他从没向政府和部队提过任何额外的要求。

  “眼睛虽然看不见了,但我可以用手触摸光明。”1990年,在胶州市阜安街道办事处的资助下,25岁的徐嘉庆踏入青岛盲人学校,一边学习盲文,一边学习中医推拿。对于有过正常人学习经历的徐嘉庆来说,需要从脑子里抹去以前学过的汉字,重新填充新的盲文拼音,困难可想而知。

徐嘉庆在工作中

  盲校的同学们都是从小学习盲文,读写比他要快,为了尽快跟上进度,徐嘉庆凌晨两三点钟就起床“摸”书,手指扎破了,笔记本被染红了,可军人的字典里,就没有“服输”二字。他说:“死都不怕,还怕学盲文吗?”凭着这股不服输的劲儿,徐嘉庆顺利考取了中医执业资格证,开起了按摩保健所,还只身远赴深圳,去深圳残联组织的推拿按摩培训班进修。在徐嘉庆的按摩床下,摆放着厚厚的一大摞盲文书籍,没人的时候拿出来看看、充充电,已经成为他多年的习惯。多年来,他先后自学了《中医基础理论》《中医诊断》等十几门课程,还学会了用手机,他还参加了首届中医按摩医师考试,顺利考取了行医资格证。渐渐地,保健所的生意好了起来,大家口耳相传,都知道胶州有个推拿师傅技术好,人也好,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和他接触过的人,总喜欢有事没事去他的按摩所坐一坐,和他聊一聊自己的生活和工作。

  “政府给我的已经够多了,我要懂得知足与感恩。”徐嘉庆已连续多届当选胶州市盲人协会会长。无论是地方政府组织的残疾人运动会,还是社会团体组织的爱心捐赠活动,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只要有人来学推拿,他都愿意无偿教技术。“遇到师父前,真的感觉自己的人生一片灰暗。”盲人苑永梅说,在徐嘉庆的帮助下,她学会了盲文,学会了推拿,就连使用手机也是师父教会的。

  “第一次看到徐嘉庆用微信,我十分惊讶。”经常来徐嘉庆店里聊天的市民韩先生回忆,那段时间他因为工作不顺十分烦心,无意中发现徐嘉庆正用微信和朋友聊得不亦乐乎,那一瞬间他感到了“生活的魅力”,一扫内心阴霾。街坊邻居都说,徐嘉庆就像一个太阳,别看他眼睛看不到,心里敞亮着呢!

  “你将尘世掀开,让我体量接近真相的绝望。终于,我带着歌轻盈地回来……”徐嘉庆常说:“被炸伤的双眼是战场留给我最好的纪念。”战争带走了他的光明,他却把自己活成了一道光,照亮了自己,也照亮了别人。(青岛日报 记者 蔺君妍)

责任编辑:孙 瑶瑶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