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绪花:17年如一日照顾植物人丈夫 不离不弃写就"最美爱情"
时间 : 2020-06-01   来源 : 青岛文明网

  “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不管是疾病还是健康,不管是年轻还是衰老,你是否能永远爱护他,安慰他,陪伴他,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相信很多人在结婚时,都承诺过这样的誓言。但一句“我愿意”的背后,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

  在青岛西海岸新区隐珠街道,70岁的赵绪花做到了。她十七年如一日的照顾植物人丈夫,用不离不弃写就“最美爱情”。“我们这个年代的人,不懂什么是爱情。我们只知道两个人要互敬互爱,遇到困难谁也别放弃谁。”赵绪花说。

  丈夫遭遇车祸成为植物人

  “你真棒!”“来,再吃一口”……每天,赵绪花都会重复地对着躺在病床上的丈夫说着这些鼓励的话。可是,17年来,她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回应。因为,他的丈夫是一名植物人。

  赵绪花这辈子永远也忘不了17年前的腊月初十那天,当时正在家中做饭的赵绪花接到丈夫车祸的噩耗,犹如晴天一霹雳。那天天气很冷,她顾不上多穿衣服就飞奔至医院。看到已经昏迷,正在抢救中的丈夫,她一下子跪倒在地,痛哭失声。

  经过长达近7个小时的手术,丈夫的命终于保住了。但因左侧颅脑粉碎,右侧颅脑受伤,导致一级伤残,成为全无意识的植物人状态。大夫一再摇头,毫无办法,对病人的状况表示无奈和同情。明知道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丈夫,日后需要自己长期的照料、伺候、陪护,但赵绪花也觉得知足了,“只要人在,起码还是一个完整的家呀”。

  丈夫17年来,进行了两次颅脑手术,住院时间长达一年,重度昏迷期间做了气管切开手术。因为不能自主呼吸,随时都要吸痰,若不及时吸痰,被痰卡住容易导致窒息,尤其是晚上,更容易出现危险。赵绪花主动向护士请教,学会了吸痰,晚上寸步不离丈夫,时刻观察着状况,及时吸痰。她的儿女和亲戚想来替替她,让她休息休息,总是被她拒绝,住院一年来,她吃住都在医院,一直守在丈夫身边,寸步不离开。“我就想天天守着他,时刻观察他的变化,哪怕是眼皮动一动,看了也会很激动,我相信奇迹,我相信他一定会醒来的!”

  一包奶都要喂上四个小时

  正是她的这份坚信,她的这份奇迹的憧憬,支撑着她在丈夫出院回家以后依旧不离不弃,悉心照料。丈夫出院刚回家,没有医院的摇床、气垫,也不能用吸痰器吸痰,不能用胃管喂饭,护理方式的改变成了摆在面前的最大困难。每次喂饭前,赵绪花要把食物都打成糊,然后一滴滴地喂到丈夫嘴里。说起来简单,因为丈夫吞咽能力差,最初那几年,即使喂一包奶,她都能喂上四个小时。凉了热,热了凉,等喂完了丈夫,自己早已经过了吃饭的点。

  而这些并没有难倒赵绪花,她想尽一切办法,来照顾丈夫。丈夫没有一丝自理能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很容易压坏皮肤,易起褥疮,她就严格按照大夫的要求,定时给丈夫翻身、拍后背,每天翻身次数达十几次,还自己制作了各种大小不同的小枕头给丈夫垫在颈部、脊部、腿部,便于丈夫坐立、侧位休息。

  躺在床上的丈夫,洗头洗澡、理发刮胡子也是一大难题。刚出院的那段时间,洗头洗澡也成了一大问题,一个人干不了,只能等孩子休班回来,让孩子帮着才能完成,但这样总是会不及时,就慢慢尝试着自己动手,洗不彻底就两次、三次……终于摸索出来了自己一个人给一个躺着一动不动的、身高近1.8米的大个子男人洗头洗澡的方法。

  再后来,她又摸索着给丈夫刮胡子、理发,摸索着怎样让丈夫的小便漏不出,大便拉不下,摸索着怎样喂饭不呛,多么稀薄的流质食物最适合刺激吞咽;摸索着什么时间喝奶、吃水果……这一切都是在她的无数次尝试中慢慢总结出来的。在她的精心照料下,丈夫气色一直不错,身上和房间无一点异味。

  17年来从没有出过一次远门

  17年来,她再也没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每天,她要为丈夫上午下午各做一次雾化和吸氧,还要一日三次吃饭、吃药,饭后还要吃水果补充营养,每天按摩针灸两个小时,每两个小时为他翻身一次……为了不让子女分心,赵绪花把所有照顾丈夫的任务都扛在自己身上,17年来从没有出过一次远门,即使出门买菜和日用品,她也要急匆匆地赶紧赶回来,生怕丈夫拉了尿了不舒服。

  这些年来,赵绪花晚上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睡两三个小时就自己醒了,要起来看看他的情况,给他翻翻身。”赵绪花担心丈夫老躺着不舒服,经常会把他扶坐起来依靠在床头。虽然后来家里的床换成了摇床,但是赵绪花总是觉得丈夫直接被摇起来后坐着会不舒服,还会拼尽了力气勒住他的胸膛往上抱一抱。“以前还能使上劲,现在老了越来越不中用了,第一次抱不动,第二次就更没劲儿了。”赵绪花无奈地笑笑。

  每次儿子和女儿回家,看到日渐衰老的母亲,都提出请一个护工帮忙照顾。但是都被赵绪花拒绝了,一是她不放心别人照料丈夫,二是她也怕子女知道自己的操劳,对她更加放心不下。“孩子回来,我都会跟他们说,你妈还强壮着呢,我能照顾得了,你们安心工作行了。”但由于长期的疲惫,70岁的赵绪花身体素质迅速下滑,糖尿病、腰腿痛病、寒冷所致的手指尖梢炎证都明显地表现出来,发作起来,浑身疼痛。但她从不去住院治疗,坚持用药物治疗,因为她放不下心,不放心别人照料丈夫,更担心给孩子添麻烦。

  愿望是让丈夫能多活几年享享福

  17年,在她的精心护理下,她亲眼看着丈夫眼睛能睁了,嘴巴能动了……虽然每一个小小的变化,都得经历很长很长的时间,但不管是经历时间多长,丈夫的进步有多小,都会让劳累的她感到无比的欣慰和开心。“只要是为了他好,再苦再累,我也是应该的!”赵绪花说,跟她同岁的丈夫脾气很好,没出事之前,两个人感情一直很好,相濡以沫,从来没有争吵过。

  “他出事了,我不能不管他,不能放弃他。”前些年,每当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植物人丈夫,赵绪花就忍不住哭,哭得眼泪都哭干了,眼睛也哭坏了,现在出门都得戴眼镜。如今,赵绪花已经坦然接受了现实,“我现在的愿望就是想让他能多活几年,享享福。现在生活好了,儿女又很孝顺,我想让他能多吃点以前没捞着吃过的好东西。有他在,我就有个伴儿。有他在,孩子回来还有个完整的家……”

  17年来,赵绪花对丈夫执着的陪伴,精心的护理,赢得了亲朋好友、父老乡亲的一致称赞。她用行动和爱诠释了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相守是最温暖的承诺……(半岛记者 刘笑笑)

(责任编辑:孙 瑶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