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青岛文明网联盟主站 打开文明网联盟联播 打开文明播报 打开宣传信息 打开讲文明树新风 打开文明创建 打开道德模范 打开志愿服务 打开未成年人 打开我们的节日 打开邮箱
湛山寺为中国最年轻名刹
发表时间:2017-04-18   来源:青岛文明网
 

  民国时期评选出的“青岛十景”,可被视为山海岛岸美景的浓缩,其中之一即是“湛山清梵”,也就是以湛山寺为代表的佛教景观。湛山寺位于青岛市东部湛山西南、太平山东麓,1934年动工,1945年落成。这里地处风景佳地,著名作家郁达夫曾有诗句“湛山一角夏如秋”,反映了这里的意境。登上菩提院外的药师塔,可以尽览青岛东部的山海风光。宝塔与寺呼应,背山面海,水光山影,壮观秀丽。

  湛山寺为中国最年轻之名刹,暮鼓晨钟,烟岚变幻,海阔天空。这座寺庙的创建,牵涉许多名流。今天的《发现青岛》,我们就来说说湛山寺。

  缘起:三个名流来青岛避暑

  湛山寺的修建源于三个名流来青岛避暑。1931年夏,国民政府铁道部长叶恭绰、中东铁路稽查局长陈飞青和佛学家周叔迦来青岛避暑,遍游青岛,看到市内有很多教堂,虽然为中国地方 ,并无中国佛庙,只有一处天后宫道庙,便生建寺之意。

  据陈涛、苏健所撰《中国最年轻的佛寺——湛山寺》一文记载,叶恭绰召集各位善信,以及时任海关父牍的陈研卿和任海关司长的梁少庭等,在交通大楼开筹备会,预备修佛庙。叶恭绰即席认捐一万余元,后经多方努力,共募捐到二万五千元。当时胡若愚任青岛市市长,批给一块公地,作为寺基,并减免半数租金。后来胡若愚辞职,继任青岛市市长沈鸿烈对佛法竭力护持,时任胶济铁路委员会委员长葛光庭在办事方面,极力予以方便。修庙之事议妥之后,还差一位能负责任的出家人来青岛主持监修,经过两次相邀,倓虚法师前来主持建寺工作。

  1931年10月,大家便开始为寺庙选址,在市内怕太尘嚣烦杂了,在山里又怕太偏僻。最后,打算建在中山公园西侧。据湛山寺监院天宗法师介绍,当时大家请来真空法师到现场勘查,最终一致认为,中山公园西侧京山路公地面积太小了,应当弃用,认为太平山麓东南边公地湛山区片面积比较大,而且背山面海,左右回环,有龙盘虎踞之象。湛山寺如果兴建于此,会兴旺20年,再空闲20年,之后便会一直兴旺下去,此处是一处不可多得的佛教立寺圣地。”至此,湛山寺的修建才算准备就绪。

  修建:发彩票、搞募捐,十年修成

  1934年,在倓虚法师的主持下,湛山寺开始修建。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需要巨大的资金支持。整个工程分为五期,凝结了无数仁人信士的心血,历经十年终落成。

  湛山寺的第一期工程于1934年4月动工,兴建了三圣殿、僧寮、围墙、放生池和寺外道路,所需资金全部是募捐所得。9月,三圣殿、僧餐和院墙相继完工,12月8日举行了隆重的开光仪式。

  第二期工程大雄宝殿工程浩大,资金筹措一时陷入困境。当时的青岛佛学会会长、前北洋军长王湘汀把自己的私宅、汽车及全部用品变卖用于捐建大雄宝殿,并采取发行“湛山寺福田券”彩票的形式募款。天宗法师说,“当时总共有两万张奖券,每张奖券售价5元,共筹得了10万元。若是中了头彩,便能得到王湘汀居士捐出的金口三路的一栋三层阔绰洋房,二彩的奖励则是王湘汀居士捐出的一辆汽车,中了普通彩,则能获得他捐的一份古玩家具。北京、上海、天津、济南、青岛等地社会各界、各阶层的善男信女都给予了极大的支持。”1937年,大雄宝殿动工,1938年建成。

  第三期工程藏经楼和药师塔,资金由周志辅、周志俊(青岛华新纱厂经理)两兄弟捐赠。这二人是周叔迦的大哥、二哥,为给其母做八十寿辰而捐建的这两座建筑。当时周家是自己找人绘图设计、包工施建的,1937年动工建成。

  此后,又继续募集资金,分别于1941年和1944年建成天王殿和山门。至此,在倓虚法师殚精竭虑的操持下,湛山寺方具相当规模,寺院建筑恢宏壮丽,香火日盛。

  名刹:门口石狮子是北魏年间的

  湛山寺是中国佛教天台宗最年轻的佛刹,同时也是中国最小的佛教寺庙。别看它历史不甚悠久,却收藏着不少珍贵文物。

  湛山寺坐北朝南,是一座五进寺庙。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对石狮子。可别小看这对石狮子,它们不仅历史长,其由来也颇有故事性。此乃北魏年间的珍贵雕塑,明代在益都建衡王府时,被移于府门两侧。不知何年,被移到清代文华殿大学士冯溥墓地 。德国人修筑胶济铁路时,墓地正好挡在线路上,德国人就把它们运到了胶济铁路工厂,即现在的四方机厂。1934年修建湛山寺时,时任胶济铁路委员长的葛光庭把它们赠送给了湛山寺。

  步入门内依中轴线而行,寺院第二进为天王殿,供奉弥勒菩萨。第三进为大雄宝殿,是全寺主殿,供奉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文殊菩萨、普贤菩萨。第四进为西方三圣殿,门上有“海印遗风”金字匾额,这四个字乃赵朴初先生为纪念明代高僧憨山大师在崂山修建海印寺而题,殿内供阿弥陀佛 、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第五进为藏经楼。藏经楼内珍藏了《龙藏》、《续藏》、《大正藏》、《百纳藏》等佛经六千余卷,其中有宋代金银书《妙法莲华经》,十分珍贵。赵朴初称赞此经:“天雨曼陀罗,到眼光烂漫。端严杂流丽,书法殊精湛……斯宝世所稀,不独一市冠。”而药师塔,全称“药师琉璃光如来宝塔”。药师指的是东方净琉璃世界的药师佛,传说参拜了这座药师塔的人会得到药师佛的庇护和保佑。

  住持:首任住持是倓虚法师

  湛山寺三面依山,南眺大海,地处风景佳地,周围风光秀丽、游人不断,尤以农历四月初八浴佛节庙会游人最多。1934年,著名作家郁达夫曾到此游览,并发出感叹“湛山一角夏如秋”。说了湛山寺的历史和修建,我们再说说这座寺庙牵涉的名流。这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首任住持倓虚法师。

  倓虚(1875—1963),法号隆衔,俗名王福庭。河北宁河人。他于1917年在河北省涞水县瓦宅村高明寺出家。不久,在浙江宁波观宗寺受具足戒 ,拜天台宗第四十三代传人谛闲法师为师,1925年成为天台宗第四十四代法嗣。倓虚法师是20世纪中国佛教界重要人物之一。

  早在湛山寺修建之前,各方就希望倓虚法师来青岛主持监修。《中国最年轻的佛寺——湛山寺》中提到了这件事:1931年6月,叶恭绰让陈飞青代笔,诚邀时在哈尔滨极乐寺的倓虚法师,被婉拒。后来,叶恭绰又写信给谛闲法师,他举荐了两个人:第一是倓虚法师,第二是倓虚法师的同学宝静法师。最相宜的人是倓虚法师,因为倓虚法师是北方人。其实,此时谛闲法师并不知道倓虚已经辞掉叶恭绰的邀请。1932年,倓虚法师护送经版,由西安出发至上海,叶恭绰在上海再次邀请倓虚法师,盛情难却之下,他便答应了。

  倓虚法师还是湛山寺首任住持,为寺庙的建设殚精竭虑。1932年年底,倓虚法师去北京考察了古庙建筑,借鉴经验开始构思建寺图样。1934年4月,倓虚法师主持修建湛山寺。历时十年,古意悠然、建筑齐整的湛山寺便拔地而起。1935年创,他创办湛山寺佛学院,国内道德高僧多来此讲学,造就出一批弘扬佛法的人才。湛山寺办学期间,曾邀弘一大师来此讲学。尽管主持修建了湛山寺,但倓虚法师却淡然视之。他在《影尘回忆录》一书中说道:“拿修寺庙的事情来说,这都是因缘,并不是我有这么大的力量。我四十三岁才出家,出家之后到南方学几年教,回到北方来,自己也不过是个穷和尚,哪还有力量修寺庙。……任何一个地方建立道场,建立丛林,那是佛法与那一方的人有缘。不然,我一个穷和尚,两袖清风,不要说没钱盖寺庙,就是有钱的话,也盖不成功。所以凡事不可强求,强求就要出毛病,几十年来,无论盖寺庙或办学,都是‘因缘时节’成熟去找我,我绝没分外去强求。因缘找人,事情就好办;人找因缘,事情就不好办,这是我在修寺庙办学中所得的经验。”

  1934年至1945年间,倓虚法师任湛山寺住持达11年之久,对本地佛学发展推动巨大。

  居士:叶恭绰倡议修建湛山寺

  除了倓虚法师之外,叶恭绰也对湛山寺的修建作出重要贡献。正是因为他来青岛避暑,动起了在修建寺庙的念头,并邀请倓虚法师主持修建,这才有了湛山寺。

  叶恭绰是上世纪的政坛人物,曾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和国民政府铁道部长。实际上,叶恭绰还是一位精于鉴藏的爱国收藏家。

  叶恭绰收藏的最重要的文物,就是大名鼎鼎的毛公鼎。毛公鼎是西周时期的一件重器,是迄今为止出土的青铜器铭文中字数最多的稀世珍品。1910年毛公鼎落入直隶总督端方之手,他死后,他儿子的小妾将该鼎押于北平大陆银行无力赎出。为不使国宝外流,叶恭绰筹资购得毛公鼎。抗日战争爆发 ,叶恭绰拒受伪职,只身避乱香港。叶恭绰在上海的一个亲属因财产纠纷,竟把毛公鼎的消息捅给日本人,叶恭绰知道后,急令当时在西南联大任教的侄子叶公超赶回上海,并谆谆嘱托:“毛公鼎不得变卖,不得典押,决不能流出国土。”毛公鼎终于没被日军掠去,但叶公超却在狱中受刑七次,差点丧命。经多方营救,叶公超得以释放,并于1941年密携毛公鼎奔赴香港,将其还给叔父叶恭绰。不久,叶恭绰身染重病,经济困顿,只好将毛公鼎典押银行。后为上海富商陈永仁赎出,并送给了军统特务头子戴笠。解放前夕毛公鼎由南京博物院收藏,1949年被蒋介石带往台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除了毛公鼎之外,叶恭绰还收藏有东晋大书法家王献之的《鸭头丸帖》等旷世国宝。1961年,在他80岁的时候,将收藏的大量古字画珍本全都无偿捐给国家。特约撰稿 田野

责任编辑:陈 明师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