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青岛文明网联盟主站 打开文明网联盟联播 打开文明播报 打开宣传信息 打开讲文明树新风 打开文明创建 打开道德模范 打开志愿服务 打开未成年人 打开我们的节日 打开邮箱
宗春文 原胶州市地方税务局法规税政科科长
发表时间:2017-12-19   来源:青岛文明网
 

  人物简介

  宗春文,男,中共党员,原胶州市地方税务局法规税政科科长。

  事迹概述

  参加工作25年来,宗春文始终兢兢业业,尽职尽责,无论在什么岗位上都以饱满的热情、全身心投入工作,甘于奉献。2006年查出肝病后,不仅没有放松工作,反而更加珍惜时间,他用短暂的生命诠释了一名基层税务干部挚爱税收事业的衷心,谱写了一名普通税务人默默奉献的凯歌。

  主要事迹

  他总给自己找“麻烦”,自己“麻烦”多了,别人和工作上的麻烦就少了

  1992年夏天,税务局分配来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 “不爱说话,说话就脸红!”是不少税务“老人”对宗春文的第一印象。

  不过大家很快发现这个年轻人不一样。他学习业务特别认真、勤奋,下班后,同事们相继离开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在用功钻研。 “小宗,不用那么着急,拖拉个年儿半载,业务自然就熟了。”年龄相仿的同事拉他去打牌。他起身连连摆手:“我笨,必须多花点时间学习。”他总说自己笨,走上领导岗位后,对下属也常称自己是“笨鸟”。同事悻悻而去,时间长了下班后的娱乐活动,大家也就不再找他。

  这个好学的年轻人也逐渐引起了科长赵德兴的注意,不过,让他印象更深刻的是,这个年轻人的勤快。办公室里里外外的卫生,宗春文收拾得利利索索。乡镇税务所的同志坐公交车颠簸两三个小时,来科里办事,宗春文总是第一时间将热茶递到面前

  上世纪90年代初,办公条件差,税务局没有物业管理,夏天洗手间臊臭扑鼻。20多年过去了,老同事王云峰始终记得这样一个“镜头”。一次内急的他推门而入,吃惊地发现宗春文蹲在尿便器边用力剌拭。“你在干什么!?”王云峰脱口而出。当他发现旁边的几个尿便器尿渍已经剌拭干净后,心被猛震了一下,“没有年轻人会主动去干这样的活儿。”

  宗春文用业余时间学习掌握了税收、会计、法律知识,很快成为税务系统的骨干。他先后在基层税务所、征管科、办公室、综合科、检查一科、监察科、法规税政科等多个岗位上工作,走上了中层领导岗位。

  他外表柔弱,但敢于碰硬。某村委开发住宅对外销售不申报纳税,村委会拒不执行税务稽查。宗春文亲自上门,义正严辞告知违法后果,依法追缴税款、滞纳金及罚款260多万元。商混企业从业人员社会关系复杂,从未有缴纳资源税的先例,他排除干扰深入企业,收缴百万税款,实现商混企业资源税收入的零突破。

  他是一个“用脑子工作的人”,也是一个“干起活儿来不要命”的人

  2006年11月,在综合科任副科长的宗春文病倒了,经查是肝脏问题,2个月的治疗病情得到控制,出院时,医生再三叮嘱,肝病不能除根儿,日常休养最紧要,千万不能劳累,不能熬夜!医生的千叮万嘱宗春文记下了,却也抛开了。

  在领导眼中,宗春文是个“用脑子工作的人”,也是个“干起活儿来不要命”。任监察科科长时,他天天琢磨如何防范廉政和执法风险,运用“廉政风险防控平台”排查消除执法风险270多条,最大限度降低了廉政和执法风险。由此,市地税局连续三年获得上级授予的纪检监察先进单位。

  2016年5月,宗春文走上了李哥庄中心税务所领导岗位,全所负责李哥庄、胶莱、胶东、阜安四个镇办的税源管理,辖区各类纳税人近两万户,面大量广。宗春文比以前更忙了,白天紧锣密鼓地安排调度,晚上也常常得不到休息。很多时候,他不忍心让同事们陪着连轴转,就一个人加班到深夜。妻子高丽林担心他身体吃不消。每天催他早点回家,他答应得痛快,但一忙起来就忘了时间。

  一天天的劳累,宗春文身体更消瘦了。夏天,税务制服穿在身上,来回逛荡。纪委书记仲晓红看到老下属孱弱的样子,心疼地劝:“春文,怎么瘦成了这样,要注意身体,工作得慢慢干。”他没有告诉仲晓红实情。后来仲晓红得知,2017年初,宗春文身体已经吃不消,坐在办公桌前,时常被腹部的疼痛折磨得浑身冒汗。同事劝他去住院,他摞不下工作,总是说:“一阵阵地犯,老毛病了,十几年了。”

  他带领大家到机场调研,找路子,想办法。发现建设单位与机场指挥部、国开行签署有“三方协议”,根据“三方协议”建设单位将项目进度报指挥部,获指挥部认可后,再由指挥部报国开行,国开行根据指挥部认可的进度,为建设单位发放资金。宗春文与同事们认定,用好“三方协议”是税收管理的一条捷径。他提出“胶东国际机场税收一体化管理”新思路,在原“三方协议”的基础上,又加上税务部门一方,将“三方协议”变成了“四方协议”。这样,各建设单位在接受国开行拨款时,税款自动划转国库。机场建设税收征管难题迎刃而解!

  他总是考虑别人多,考虑工作多,单单亏待了自己

  患病的11年,是宗春文人生高速运转的11年,是他加班熬夜超负荷工作的11年,也是他被病魔一步步吞噬的11年。

  整理他遗物时,同事张健、赵友绪和宗春文弟弟宗春武,在他办公桌抽屉里翻出一份2016年8月的体检报告——肝硬化、胆囊结石、胆囊息肉、脾大……

  他将这份报告一直锁在办公桌抽屉里,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领导和妻子。不知多少日夜,他靠着药物止住疼痛。当一次次从疼痛中缓过来,当加班加点无法照顾住院的妻子,当儿子高考自己却无法陪伴,当一次次深夜被病痛反复蹂躏。

  2017年夏天,宗春文的工作再一次调整,出任法规税政科科长。疼痛和不适的频率增加了,亲友和同事逼他去医院治疗一段时间,他总以老毛病、不碍事相推脱。

  回局机关不久,一位同事的妻子生病住院,宗春文第一个跑去捐款,从自己工资里拿出了一千元。半个月后,病魔就彻底击垮了他,他再也没能回到心爱的工作岗位上。在最后时光里,恨不能一分钟掰成八瓣用的宗春文将生命发挥到了极致。

  厂房和商业网点转让,按法律规定,应以出售价与原价差额征税。但因扣除依据取证困难,很多地方上述交易都采取全额征税。宗春文觉得,这对纳税人不公平,他说:“为什么老百姓该享受到的享受不到?这个问题怎么就解决不了?”不就是怕担责任、怕麻烦吗?这两样宗春文都不怕。拖着病体,他亲自跑建设局和土地局,取得2000年至2016年各项工程平均造价。从此厂房和商业网点交易差额征税有了依据。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笔重要“遗产”。

  无论在医院还是家里,宗春文念念不忘的仍是工作。在病床上,他不断用微信向同事交待:该干某某事了,应该怎么去干。

  2017年8月9日。他给局主要领导发微信,明知自己的病情已不可为,他却说:“治疗得很好……各种长期治疗方案也已确定……,对我的任用,还请您早做决断。对于我来说,无论去留,我都会欣然待之,您莫为难!”

  最后,他感觉已经握住了死神的手,强打精神用哆哆嗦嗦的手给局领导发信息“对不起,我完不成领导交代的任务了。”

  11月1日。来不及等待新一天的阳光照亮窗台,宗春文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责任编辑:陈 明师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