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青岛文明网联盟主站 打开文明网联盟联播 打开文明播报 打开宣传信息 打开讲文明树新风 打开文明创建 打开道德模范 打开志愿服务 打开未成年人 打开我们的节日 打开邮箱
高秀萍 胶州市胶西镇大行三村村民
发表时间:2018-01-19   来源:青岛文明网
 

  人物简介:

  高秀萍,女,1951年出生,胶州市胶西镇大行三村村民。

  事迹概述:

  高秀萍的弟弟名叫高青义,今年60岁。这对相差7岁的姐弟每天形影不离,因为弟弟智力残疾,智商始终停留在两三岁小孩的水平,所以在外人看来他们更像一对母子。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弟弟似乎永远都是高秀萍眼中长不大的孩子。提起高秀萍,十里八乡那都夸一声好,她在过去的四十年里,不离不弃,独自一人照顾着有智力残疾的弟弟,用爱和行动诠释着不离不弃的真正含义。

  事迹正文:

  高青义在小时候得过一场大病,导致大脑受损,智力永远停留在两三岁孩子的阶段,只会说几句简单的话,用行为表达自己的喜怒。在外人眼里这个喜怒无常的怪人却是高秀萍心里最疼爱的弟弟,把自己一生的心血都倾注在他的身上。

  母亲早逝,大姐出嫁,高秀萍便成了父亲和弟弟的依靠。为了方便照顾弟弟和父亲,高秀萍找了本村的一户人家,带着父亲和弟弟嫁了过去。虽然家里人多事杂,但丈夫和公公为人和善,对高秀萍的弟弟和父亲包容有加。婚后,高秀萍生下了一双儿女,日子过得还算和乐,然而,好景不长,一连串的厄运彻底摧毁了这个平静安稳的家。

  1991年到1995年,是高秀萍一生中最为痛苦的几年,先是与自己相濡以沫20多年的丈夫因病去世,紧接着自己的公公也撒手西去,最后17岁的儿子也在一次意外中离她而去。短短的几年时间,祖孙三代相继离世,如一个个晴天霹雳,将这个原本完整幸福的家劈得支离破碎。高秀萍的生活瞬间坍塌了,家里没了顶梁柱,全靠她和年迈的老父亲种地维持生活。多少次,高秀萍没有了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把她一次次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正是自己的弟弟。“没有我了,他还怎么能活下去,我得养着他啊!”就是凭着这个信念,高秀萍又重新鼓起生活下去的信心。

  1999年冬天,高青义突然从家中走丢,高秀萍感觉天又要塌下来了。弟弟走失的7天8夜,每一天高秀萍的心里都在煎熬。她和父亲几天都没有合眼,四处寻找,甚至徒步走到平度。最后,是村里一位去高密送货的师傅发现了高青义。发现时,他已经饿得奄奄一息,蜷缩在野外的草堆旁。看到衣服破旧不堪,瘦的皮包骨头的弟弟时,高秀萍心疼的跪倒在地上。

  从那以后,高秀萍再也没让弟弟离开过自己的视线,无论是去地里干活,还是出门买东西,她都要带着弟弟一起。村里为了照顾姐弟俩,就让他们负责清理全村的街道卫生,每月能有几百块钱的额外收入。她感激地说:“如果不是村里照顾我们,我和弟弟靠什么能生活下去。”

  谈起弟弟,高秀萍严重一直满含着宠爱之情,是她心中永远的宝。“他知道我是他姐姐。别人有时候跟我开个玩笑,他以为别人要欺负我,上去就吼人家,他不愿意我受一点委屈来”。在整整60年的相伴中,照顾弟弟就是高秀萍心里放不下的羁绊与亲情。弟弟抽烟,她就随身带着香烟和打火机,不高兴的时候,她就点上一根烟哄哄他;弟弟喜欢吃肉,特别是火腿肠,她打扫垃圾挣了钱就给他买;弟弟不喜欢吃韭菜和葱,高秀萍心里记得清清楚楚,做饭的时候从来不做这两个菜。弟弟头发长了,姐姐给他理发;胡须长了,姐姐为他刮胡须;指甲长了,姐姐为他修剪。她总说,父母离开后的几十年来,弟弟唯一的亲人就只有我了。

  日子一天天过得飞快,高秀萍的身体大不如以前了,农活也越来越干不动了。村里的人劝她,快把弟弟送去养老院吧,你岁数大了连自己都照顾不了,快好好歇歇吧!而高秀萍始终放心不下,她总担心弟弟去了敬老院会不习惯,会被人欺负。面对以后的日子,高秀萍不愿去想,也不敢去想。在照顾弟弟的四十多年里,弟弟早已经成了自己的精神支柱。“我没有爹,没有丈夫,也没有儿子,老了还能有个弟弟陪着我,也算是有个伴了。弟弟现在岁数也大了,气管不太好,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这个当姐姐的一定把他照顾好。”

  俗语说:血浓于水。亲情,就是那份特别存在的爱。不言说,不表露……却总能在每个失落的时刻,送上最温暖的包容。高秀萍,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把自己一生所有的心血全都倾注在了自己的弟弟身上,她用半个多世纪的坚持与付出,向我们诠释了亲情的深刻涵义。

责任编辑:陈 明师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