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青岛文明网联盟主站 打开文明网联盟联播 打开文明播报 打开宣传信息 打开讲文明树新风 打开文明创建 打开道德模范 打开志愿服务 打开未成年人 打开我们的节日 打开邮箱
张启芳 城阳区棘洪滩街道北万社区居民
发表时间:2018-03-07   来源:青岛文明网
 

  人物简介:

  张启芳,女,1971年2月出生,群众,城阳区棘洪滩街道北万社区居民。

  事迹概述:

  人生就是这样的变幻莫测,谁也无法预知自己始终都能够沿着那条光明顺畅的道路行至终点。当被厄运纠缠的时候,也只有爱,才能使人们的心头升腾起更多面对厄运的勇气与力量。而家住棘洪滩街道北万社区的张启芳,正在用自己的行动,默默地向社会诠释着这个淳朴的道理。张启芳的大伯哥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大伯嫂又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张启芳二话没说,辞掉工作在家专心照顾嫂子和家里的老人,至今已有4个年头,她从来没有一句怨言,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我们都是一家人,这都是应该做的。”这是张启芳经常说的一句话。4年时间是辛苦而漫长的,她期盼着在爱的感召之下,在未来的某一天,嫂子能够奇迹般地醒来,让侄儿的重新找回那个温暖的家,妯娌俩也好再像从前一样说一说知心话。

  事迹正文:

  一场突然降临的噩梦

  1998年,26岁的张启芳经人介绍,与丈夫万思俭结婚。虽说家庭生活条件一般,但婚后夫妻恩爱和睦,先后育有两个乖巧的女儿。

  她那时候的生活,每天除了上班,就是照顾女儿和公婆。虽然说每一天都忙得团团转,可是她却感觉这样的生活既充实又快乐,处处都充满了舒心的阳光。

  如果没有接下来的这一场变故,也许张启芳的生活轨迹并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她仍然会跟自己同龄的家庭妇女一样,知足地享受着生活所赋予的温馨与喜悦。然而,对她来说,生活却没有假设。一桩噩梦的降临,使这个善良、柔弱的中年女子不得不徒然间承担起了两个家庭的生活重担。

  2014年11月19日,对张启芳来说,是一个刺心剜骨的日子。那天傍晚,天气极为阴冷。张吉芳的大伯嫂李小军,在下班途中遭遇了严重的车祸。后来经医护人员的紧急抢救,李小军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因为脑部有大量淤血,最终成了植物人,并欠下了十多万的债务。一个半月后,当张启芳夫妇租车将毫无意识的嫂子从医院接回家时,两个家庭好也跌入了更加阴冷的冰谷,以前的笑声也随之湮没了。张启芳独自坐在空寂的房间里,看着昏迷不醒的嫂子,经常会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她盼着嫂子能够睁开眼睛,因为这个家庭一时一刻都离不开她啊!想着想着,眼泪就会忍不住流出来。

  但是,当有人在她旁边的时候,张启芳总是佯作平静地给嫂子喂饭,或擦屎、换尿布,有条不紊地为“熟睡”的嫂子做着该做的一切。刚开始的那些日子,小侄子因为承受不住这个沉重的打击,经常偷偷地躲在一旁流泪。她总是安慰小侄子说:“孩子,只要咱们好好地照料你妈妈,相信她一定能够醒过来。”

  其实,张启芳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自己总是先强忍着把眼泪咽进肚子里。因为,她最清楚这个家庭眼前的处境:大伯哥患精神疾病已有多年,一直没有工作,而15岁的侄子也刚刚升入高中,一家的生活全靠嫂子一个人的收入来维持。虽说生活清苦,但善良朴实的嫂子却从无怨言。她拼命地加班挣钱,悉心地打理着这个家。她期盼着丈夫的病情有一天能够彻底好转,也盼望着儿子长大后能够有出息。

  张启芳对嫂子的为人一直都很敬重。心里有了什么愁闷事,她总愿意让嫂子帮着拿个主意,妯娌俩的关系亲如姊妹。嫂子对她的好,她仍历历在目。以后是否还会有机会陪嫂子说一说女人之间的知心话呢?其实,在出院之前,张启芳已经从主治医生那里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但她不甘心啊!她希望能够出现奇迹,嫂子在某一天突然醒来。同时,张启芳也开始为大伯哥的病情担忧。她唯恐大伯哥的精神进一步受到刺激,使先期的治疗前功尽弃。

  为此,张启芳夫妇和亲友们经常对其进行劝慰和开导,尤其是张启的二姑婆一家,在经济上更是给予了极大的帮助。可是祸不单行,张启芳的担忧最终变为了现实。也就是在张启芳夫妇将嫂子从医院接回来不到两个月之后,大伯哥的精神病复发,而且比以前更为严重。他整日里胡言乱语,生活无法自理。

  在这种情况之下,正在上学的侄子只能休学回家,帮助大人一起照顾母亲。当时,张启芳还在那个离家不远的服装厂里做保管员。因为她丈夫的收入不高,还有两个上学的孩子,再加上这几年多次出钱为大伯哥治病,生活一直有些拮据。因而,对于这份工作,张启芳非常珍惜。她平时工作很努力,厂里的同事和领导对她的评价都很高。

  可是,让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尤其还是一个男孩子来承担这个重任,张启芳实在放心不下。为了能更好地照顾嫂子,张启芳经过一番考虑,最终鼓足勇气敲开了厂领导办公室的门……厂领导的答复,令张启芳极受感动。那是一个闪耀着人性与爱心的决定:厂里同意她每隔两个小时回家探望一次嫂子。

  从此,她每天都要骑着电瓶车从家到厂往返数次,风雨无阻。中午时,她顾不上在厂里吃午饭,而是急匆匆赶回家里,悉心地给嫂子喂饭、注射营养液。晚上下班后,她首先忙着为两个家庭的成员准备晚饭,而在饭后还要辅导两个孩子学习,每一天都忙得连轴转。  

  将泪水深埋于心底的坚守

  每一场家庭的变故,最终受到伤害最大的还有孩子。张启芳已经从侄子日益忧郁的眼神里,深深地觉察到了这一点。自从母亲遭遇车祸之后,他开始变得越来越内向,甚至出现了较为严重的自卑情绪。

  她看在眼里,既心疼又担忧。这是一个原本应该属于快乐,且还在享受母亲宠爱的年纪,却在承受着同龄人绝少经历的痛苦煎熬。这样下去,他尚未成熟的心理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尽管张启芳早已将侄子视为亲生儿子对待,甚至每次晚饭的时候,只要侄子还没坐下,一家人都会耐心地等他坐下才开饭。而且她还经常开导侄子,鼓励他振作精神面对现实。但是,张启芳仍感到这些关心和付出还远远不够。

  有一天,她忽然产生了辞掉工作,在家全心照顾嫂子的想法。如果她这样做,就可以为孩子腾出更多走出去、接触社会的时间。或许,这样会帮助孩子减少一些内心的压力与痛苦。

  当她把这个想法告诉丈夫之后,丈夫也表示赞同。当然,张启芳的心里最为清楚:做出这个决定,将意味着自己的家庭会失去一半的收入。两个女儿都在上学,尤其是大女儿学的是艺术专业,平时开销不小。但是为了嫂子一家,张启芳毅然辞掉了工作。为了不影响孩子的学业,张启芳夫妇只能从自己身上俭省。平时,他俩连一件新衣服都不舍得为自己购买。

  日复一日,张启芳几乎把所有精力都花在了嫂子身上。由于嫂子没有咀嚼和吞咽能力,只能从鼻孔插入胃管,然后将流质食品通过针管注射到胃中。她每天早上起床后,先给嫂子洗漱,然后把鸡蛋、水果、蔬菜、豆制品,以及其它各种食材,通过榨汁机打成糊糊,喂给嫂子吃。长期卧床的病人最怕长褥疮。平时,张启芳都是让嫂子平躺一会儿,再侧着躺,定时帮她翻一下身,哪面皮肤发红,就让她少躺一会儿。平均两小时得给她翻一下身,4个小时得给嫂子拍打一次全身,以辅助她身体的血液循环。

  尤其在夏天的时候,她每天都要用清水多次给病床上的嫂子搓澡。她还学会了穴位按摩,每天给嫂子进行全身按摩。为了让嫂子睡得舒服一些,她冬天缝制海绵垫给她放在胳膊、腿下面,夏天则用荞麦皮枕头替换。

  这4年来,在张启芳的悉心照料下,毫无自主意识的嫂子不仅身体没有患上褥疮,甚至连一点异味都没有。除了照顾嫂子,张启芳一家对大伯哥也无微不至地照顾着。由于身患精神疾病,大伯哥的言行举止极其怪异。很多时候他并不理解弟媳的好意,甚至经常误解她。可是,张启芳从来不为此生气。

  有一次,大伯哥身上的衣服脏了,张启芳三番五次哄着他,让他脱下来洗一洗。大伯哥竟生气地离家出走,直到吃晚饭时还没回来。她和丈夫既焦急又担心,大人孩子寻遍了村庄四周,才在村后一栋废弃的旧房里找到了他。

  在两个女儿的心目中,母亲是最善良的,也是最辛苦和最伟大的。当她忙不过来的时候,两个女儿都会抢着帮妈妈收拾家务,给大伯洗衣服。在学校里,两个女儿的学习成绩都很优秀,懂得善待他人,深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爱。

  尽管沉睡中的嫂子还并不知道这一切,但张启芳的内心却充满了无限的感激。尤其令张启芳欣慰的是,已年满18岁的侄子,在社区领导的关怀下,被就近安排在一家企业里上班。他自从参加工作以后,性情也开朗了许多,而且与朋友和同事相处的都很好,从未在外招惹过一丝是非。

  4年时间是辛苦而漫长的,但对张启芳这个淳朴的家庭妇女来说,或许还只是一个开端。在以后的路上,她必须咬紧牙关,用更多的爱去陪护病床上的嫂子。

  她期盼着在爱的感召之下,在未来的某一天,嫂子能够奇迹般地醒来,让侄儿的重新找回那个温暖的家,妯娌俩也好再像从前一样说一说知心话;当然,她还有一个更大的心愿,那就是让嫂子亲口对所有帮助过他们家的好心人,说一声“谢谢”!

责任编辑:陈 明师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