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青岛文明网联盟主站 打开文明网联盟联播 打开文明播报 打开宣传信息 打开讲文明树新风 打开文明创建 打开道德模范 打开志愿服务 打开未成年人 打开我们的节日 打开邮箱
吴耀泉 市南区金门路街道三明路社区居民
发表时间:2018-10-09   来源:青岛文明网
 

  人物简介:

  吴耀泉,男,1935年10月生,江苏无锡人,市南区金门路街道龙岩路8号院楼长,原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副研究员。

  事迹概述:

  作为一名获得过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一等奖的学者,吴耀泉退休后投身社区工作,当了20多年楼长。尤为可贵的是,他将自己47年来积累的书店买不到、图书馆也难觅踪迹的海洋生物学资料,无偿赠与了青岛有关专业部门,实现了这些资料在四代海洋人手中的传承。另外,他和妻子为了祖国医学事业的发展,双双签署了遗体捐献书。

  事迹正文:

  无偿赠送海洋生物学资料

  吴耀泉曾经是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副研究员,他1961年从山东海洋学院(中国海洋大学前身)毕业。退休二十多年来,他的心中,依然牵挂着为之奋斗过的海洋生物专业的发展变化。今年4月的一天,吴耀泉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报道,提到当年青岛市从事环保的技术人员在海洋监测中,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缺少相关专业领域的参考资料,以致工作一度陷入僵局。市环保局的工程师崔勇除了尽力买书,为了寻求一套稀有的《中国动物图谱》,恳求不愿出售此书的主人借阅了几天。读到这里,吴耀泉老先生动了感情:自己83岁了,刚因陈旧性脑梗住院半个多月,如果哪天突然不行了,一生精心积攒的海洋生物学资料,说不定会当废纸处理了。遥想当年大学毕业时,同学老师不知何日再见,也没有什么好的纪念品,就流行互相赠书,这些绝版书籍,除去自己的专业研究成果,很多是当时的老师、同学送给他的纪念品。这些珍贵的资料,为吴耀泉获得中科院科技进步一等奖发挥了重要作用。

  为了使这些珍贵的海洋生物学资料发挥作用,吴耀泉决定把这些资料赠给有关部门。他根据报道中提到的青岛市第一批环保人上班的太平路37号去寻找,因体力不支,途中差一点跌倒在马路牙子上。谁知物是人非,这里早就换了主人。吴耀泉没有死心,想到报道是《半岛都市报》发的,就去这家报社联系。他一手拄着拐棍,一手拿着4月13日的《半岛都市报》,颤颤巍巍地走进南京路110号该报的读者接待室,向记者求助:“我是做海洋无脊椎动物分类研究的,我要找这个叫崔勇的人见上一面。我这一辈子搞的研究、干的工作,跟他一模一样,我要把自己的一批资料送给他们,这应该是材料最好的归宿。”记者热情地帮助吴老联系到了崔勇。

  赠送珍贵资料了却心愿

  崔勇在海洋生物环境监测岗位工作了36年,今年1月刚退休。他对吴老的义举感动不已,建议把材料赠与业务对口的青岛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又经记者多方奔波,不久,青岛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崔副站长、该站年轻的海洋与生态监测科刘工程师(二人先后毕业于中国海洋大学),以及60岁的崔勇一行,来到龙岩路吴老的家中接受赠书。

  仔细翻阅读这些资料后,崔副站长如获至宝:“太珍贵了,这应该是中国最早一批海洋生物分类资料,里面的插图还是手绘出来的。吴老先生保存得如此完好。十分难得。”她说,对于海洋生物科班生来说,“手绘”和“拉丁文”是两大基本功。“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就由老师指导着对着显微镜下的生物体进行手绘。只有亲手绘过的物种,才能记住其特性,做到精准辨别分类,这是如今的高清图像技术无法取代的。”崔勇翻看1959年出版的《青岛海滨常见无脊椎动物》一书时,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他看到每一页上,都有吴耀泉当年用铅笔做的注释,有中文、英文、拉丁文,以及吴耀泉精心手绘的各种小图,隐隐透出书卷气。就这样,书店买不到,图书馆难寻踪迹的16本100多万字几近绝版的海洋生物研究资料,跨越47年岁月,在四代海洋人之间实现了传承。吴老说,今天,了却我一块最大的心病。

  捐献遗体奉献社会

  退休后,吴耀泉也没有闲着,他被大家选上了龙岩路8号的楼长。从副研究员到管理琐碎事情的楼长,他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体面,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在医院干了几十年主管护师的妻子江乃燕也非常支持丈夫的工作,她除去照顾丈夫的日常起居,一天24小时开着手机,为的是只要一打这个号码,肯定就能找到楼长。吴耀泉跟邻居们说,你们有事就到202户我家来找,打电话叫我过去也行。平时,他经常带领大家打扫楼院卫生,拔草的活最累,需要跪着蹲着,他都是抢着干。这几年体力下降了许多,草拔不了了,但只要居民一个电话或一声敲门,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也无论是求助者住在一楼或六楼,他都会立马去帮忙:或是修水龙头,或者帮病人去医院,或是替邻居调出合适的电视机回看、点播频道,有时,他和老伴甚至会替悲伤过度的邻居为刚去世的亲人换上寿衣,对方感激不已。时间长了,“202”成了院里吴家的代名词。

  吴耀泉脑血管有些病症,一直在坚持治疗,走路远一点就要用拐杖;年近八旬的江乃燕心脏动过手术,一条腿做了膝关节置换,在这种状况下,使他俩不能不考虑后事。中国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和入土为安,非常忌讳死后在遗体上开刀缝线。但掌握诸多医学知识的吴耀泉和妻子看得很开,老两口共同决定,百年后将身体无偿捐赠给国家,供医学院做科研和教学用,以期能够挽救更多的人。他俩说服两个儿子后,相互扶持着去红十字会签署了遗体捐献书。早在2012年5月14日,他俩就得到了山东省红十字会颁发的遗体捐献证书。

责任编辑:陈 明师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