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正强 城阳区文旅局文化市场管理服务科负责人
时间 : 2020-10-10   来源 : 青岛文明网

  人物简介

  卢正强,男,1975年5月出生,中共党员,青岛流亭国际机场防疫工作组分流转运三组的分流小组组长,青岛市城阳区文旅局文化市场管理服务科负责人。

  主要事迹

  今年45岁的卢正强,是青岛流亭国际机场防疫工作组分流转运三组的分流小组组长,从2月27日被城阳区紧急抽调派遣来到这里算起,卢正强已经坚守了近7个月。他们这些志愿者全身套着白色防护服的,被称为“机场大白”,专门负责在人员集散点接待海外入境旅客,为其登记信息,联络隔离地点,提供接驳服务。

  ?可以说,青岛、城阳应对境外输入性疫情筑起的牢固防线,离不开“大白”们的坚守奉献。转眼200多个日夜过去了,疫情防控趋于常态化,看电影、逛夜市、旅游……人们的生活正常化,然而坚守机场的“大白”们却没有松懈半分。“这场战斗没有完全结束,我还要坚持下去。”卢正强说。

  机场分流组的工作多而复杂,不仅要处置分流国际航班旅客,还要兼顾分流处置来自国内的航班旅客;不仅要收取所有入境人员的移交单、逐个扫码,还要时刻与值班区市紧凑对接。“忙得像陀螺,忘了时间、忘了吃饭,感觉有永远干不完的活。”最忙的时候,卢正强带领组员一天要处置近10个国际航班,轮值27个小时。天气冷的时候,卢正强每天的防护服里都是湿成一片,进入到夏季后,在密闭的机场到达大厅内,加上密不透气的防护,不一会功夫身体淌汗就如水浇一般,闷、热、憋,是机场防疫人员的切身感受和真实写照。

  卢正强是三天值一个班,一个班是24小时。9月6日那天是他轮值的日子,凌晨1点一个从境外回来的航班机场降落,乘客较多,卢正强和组员格外忙碌,有的乘客因为长时间等候情绪不稳定,这时卢正强会详细解释流程,减轻乘客的心理负担,但密不透风的N95口罩让他每次讲话都要费力“嘶喊”。“一番劝解过后,有的乘客会和我说感谢,辛苦了,虽然都戴着口罩,但透过他们理解的眼神,也让我倍感温暖。”

  处理完当天全部航班乘客的登记分流工作,已是次日凌晨2点了,卢正强揉了揉肩膀,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下一个航班还有3个小时抵达。他使劲地眨了眨眼睛驱除困意,打起十二分精神。看了一眼组员,看到组里年龄最小的小刘,人站着但眼睛已经困得睁不开了。“还能坚持住吗?现在还不能睡。”卢正强走过去,拍了拍他肩膀关切问道,心里满是心疼。

  国际航班到达旅客,一出海关,就表明进入了中国。作为旅客入境国门的第一批接待人员,尽管口罩护目镜下看不到脸庞,但卢正强始终面带微笑,耐心处理各种事件。“机场是境外、省外旅客对青岛印象的重要窗口,更有着特殊时期的特殊使命,任何事情我都要求自己做好做细。”

  3月29日凌晨5点,卢正强在对一趟国际航班乘客分流时,一位怀抱婴儿的女乘客以婴儿太小为由,不愿到集中隔离酒店,想居家隔离。卢正强进行一番劝解后,女乘客还是不愿配合,于是他及时将情况报给当班指挥长帮助协调,并继续耐心劝导。期间,看到该女乘客旅途颠簸、照顾孩子很是疲惫,卢正强贴心地为她拿来了面包、牛奶等食物。两个小时后,女乘客终于同意听从安排进入集中隔离点。看着这名女乘客坐上开往隔离酒店的大巴车缓缓离去,卢正强才松了口气。

  5月9日,在一趟国内航班中有一位“红码”肺癌晚期女旅客,本身就有咳嗽症状,体温达到37.8度,在前一站城市未做核酸检测,其家属情绪激动,表示要用私家车接走该旅客去医院就医。考虑到旅客的实际情况,卢正强一边极力做好现场秩序维护、家属情绪安抚工作,详细讲解政策规定,反复申明不服从防疫安排脱离防疫管控可能会造成的后果及相应要承担的法律责任,一边呼叫、协调机场急救组和120救护车,稳妥、严密将该旅客送往区医院发热门诊。

  “虽然很辛苦,但是一想到是大家一起战斗,保护了更多的人的健康,就感觉很有意义。”卢正强说,现在他最期盼的就是疫情全面结束,好回去看看父亲。卢正强的父亲住在敬老院,因疫情影响,敬老院不允许探望,加之他又在机场防疫,本身也有一定的危险性和不确定性,上一次见面还是过年的时候。“下次见面,我要和父亲好好讲讲这些日子的经历,相信他会以我为豪。”

(责任编辑:兰玉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