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青岛文明网联盟主站 打开文明网联盟联播 打开文明播报 打开宣传信息 打开讲文明树新风 打开文明创建 打开道德模范 打开志愿服务 打开未成年人 打开我们的节日 打开邮箱
城阳故事|"希望我们做的,能让他们的生活有些改善"
发表时间:2018-05-15   来源:青岛文明网
 

  “志愿者团队的成员很多都是社区里50岁以上的大姨,大家退休在家空闲时间多,现在大家伙儿身体也都还不错,能帮着社区和周围邻居做点儿事儿,也算是发挥下余热。团队成立3年多了,大家也在一次次的志愿活动中找到了快乐,找到了成就感和自我价值。”城阳区流亭街道王家女姑社区志愿者团队发起人王雪红说道。

  在王家女姑社区,提起他们本社区的这支志愿者团队,人人都会竖起大拇指。他们的所作所为算不上伟大,都是一件又一件平凡小事儿数年来不断地累加,他们觉得生活在同一个社区,大家都是好邻居,困难了就该去帮一把,他们每个人都有颗慈悲之心,他们从不怕脏、不怕累。“大事儿现在是干不了了,可这些小事儿不在话下,我们人老心不老。”团队成员、已经快70岁的孙淑玲说道。

团队成员(部分)。

团队成员正在清理楼道内小广告,路过的邻居无不对他们称赞。

  这么多年,他们“有呼必应”

  “你们这大群人又出来啦。”每个周六上午是团队统一组织的志愿服务时间,志愿者们头戴红帽子、身穿印有“爱心陪伴空巢老人”字样的红马甲走在街上,很是抢眼。“这身衣服是一次‘爱心陪伴’大型公益评选时发的,我们当时获得了‘爱心陪伴十佳示范基地’,之后大家就当做纪念,每次活动都穿着。”王雪红介绍道,“今天来了9名志愿者,大家分两路,一路去负责清理‘牛皮癣’小广告之后再去探望王娟德王大爷两口子,他们俩都是盲人;其他人先去杨友芸奶奶家,之后再看看王夏德,杨奶奶的风湿性关节炎挺严重的,现在大女婿还患癌症了,女儿忙得顾不大上她……”

  社区自个儿的志愿者团队,每一次活动就像是串串门子,顺便再帮邻居干点儿力所能及的事儿。

  在杨友芸家中,大家都在开导着她大女婿患癌症的事。“两个女儿都要工作,大女儿现在还得照顾爱人,他们(志愿者)经常过来和我说说话,昨天小女儿刚给我打扫完卫生,不用麻烦他们了,之前他们还给我做过馒头吃……现在不仅有孩子,还有他们这大群人关心我。”

  团队成员李翠华今年50岁了,是团队成立最初的成员之一,这会儿她正带着4名志愿者在清理楼道的“牛皮癣”小广告,“这些小广告清理起来可费劲了,得用小铲子铲,粘胶水黏性大的地方还得用水、清洁剂。”李翠华说道,“工具之类的都是我们自己带。别看这会儿清的挺干净,晚上偶尔会有人过来偷着贴,这事儿挺难杜绝,我们一看见就给撕下来。”

  清理完之后,李翠华一行人便去探望王娟德两口子,王娟德两口子都是盲人,可一听声音就能分辨出今天来的是谁了。“找他们帮忙就是一个电话的事儿,他们有呼必应,早年没‘志愿者’这个说法,这活儿就叫义务劳动。”王娟德笑着说道,“记得他们大概三年前第一次过来,说以后给我上门理发,我给钱人家也不要,给我理了两次发我觉得不太好意思再麻烦人家就自己去理发店了,结果之后人家又来了。自打那次起,他们就成了我的‘义务理发师’。”

王雪红(左)与王娟德。这些年来,无论有什么事儿,“他们一个电话就赶到了”。

  王雪红每天的“班前一小时”

  王娟德提到的“义务理发师”就是王雪红。2014年底的一天,王雪红在下班的路上看到了杨友芸在孩子的搀扶下去理发,“当时大概四五点钟,天也很冷,不巧理发店那会儿已经关门了,杨奶奶本来就腿脚不好,还让老人家白走了一趟。”王雪红说道,“当时就觉得,自己也有理发的手艺,不如之后我就去给社区那些行动不便的老人家上门理发,也省得他们来回走。”第二天王雪红来到了杨友芸家中,“之前社区没有志愿活动这一说,老人家对我的到访有些意外。”

  2015年3月8日,王家女姑社区志愿者团队成立。“我在街道负责妇联及社会事务方面的工作,记得那天正好社区组织妇女节演出,之后我提出想组建社区志愿者队伍,社区领导很支持。最初只有三个人参加,一位是李翠华,还有今年已经快70岁的孙淑玲和64岁的牛西芹,现在她们都还在队伍里。”王雪红说道。

  团队成立之后,王雪红在社区老年大学里设立了爱心服务站,利用周一到周五早晨七点到八点这一个小时的时间为社区老人家免费理发,“能走动的老人早晨过来我给他们理理发,行动不便的就得上门了。”王雪红说道。2017年,社区的“志愿者服务站”正式挂牌,“现在来的老人还不少,每天早晨我都是给他们剪完头发再去上班。”

  现在,王雪红搬到了离社区居委会不远的地方居住,“之前住得远,在城阳城区,搬过来后早晨去服务站给老人家理发就方便多了,平时志愿者队有什么急事儿也不耽误。”

王雪红上门为社区行动不便的居民理发。

  困难不少,但大家都“乐在其中”

  目前,王家女姑社区社区志愿者队伍有将近30名成员,年纪最大的快70岁了,最年轻的刚30岁。“团队六七个成员主要负责入户上门,为失能失智群体、残疾人、行动不便的老人等提供服务,给他们打扫卫生、剪剪发、做做饭,二十名成员主要负责清理社区卫生。每周六是固定志愿活动时间,我提前会在我们的微信群里发活动通知,谁有时间谁就报名参加。每次活动也不用大家都来,一般来七八个人就够了,大家都有工作、有家庭、有自己的事,不少人都是奶奶姥姥了,周末还要帮着照顾孩子。”王雪红说道,“虽说这是个自愿的事,可每周都进行也挺占时间,有时邻居突然有事儿了也会找我们,谁家离着近谁就过去。之前团队里两个老太太不会用微信,他们就让儿媳妇加了志愿者的微信群,有活动让儿媳转达,儿媳之后也想参加,我觉得人家工作忙,就没让她们参加。”

  热心的并不只是各位“大姨”。团队成员之一付振民是社区的一名电工,在农村,大家都舍不得的丢东西,谁家的家电不好用了都会找到他,“前几天中午刚做好饭准备吃饭,王大爷打电话说小孙子把家里电视机遥控器按坏了,自己饭也没吃就过去了。其实这事儿谁碰上都不会推掉,自己也有个手艺在,能帮着修修。”

  在成立三年多的时间里,这个团队从来没落下过任何一位社区居民的求助,而如今团队成员们如此热衷于志愿者活动,也是王雪红最初没有想到的。“大家为了志愿者活动做出了不少牺牲。”王雪红说道,“之前有人都定好旅行团了,为了参加活动也推迟改期,有的成员身体也不好,但这些年来也一直在坚持参加,碰上急事找他们来帮忙,他们就算正忙着也会放下手头上的活儿赶过来……虽然如此,但大家伙儿来参加志愿活动总是开开心心的,从没把这事儿当负担。”

  作为一名志愿者,付出永远大于回报

  今年30岁的王海青是王家女姑社区志愿者团队里最年轻的一员,早在2012年他便入了青岛救生协会,“我是去年加入社区志愿者队伍的,之前常参加山地救援。”王海青说道,“加入社区志愿者团队后,自己真的很佩服这群‘大姨’,他们的服务对象有的大小便失禁,有的天天都蓬头垢面、身上总是脏兮兮的,有的人家里乱得不成样子、满屋灰尘,还有难闻刺鼻的味道,可他们从来不嫌弃,也不挑,他们真把这事儿当自己的事儿一样,就算如此,他们也从没觉得自己做了件多了不起的事。”

  6年的志愿服务经历也让王海青感触颇深。“作为一名志愿者,付出的永远比得到的多。之前参加山地救援,常常在山里一整夜一整夜地找这么一两个人,有时一天能碰上2次。你说我们为名吗,可参与山地救援对志愿者来说就是个挺危险的事儿,你说我们为利吗,可这都是公益行动,拿不到任何物质回报,有时候我们还要自掏腰包,只能说自己也能从帮人中得到些成就感吧。”

社区志愿者团队2015年、2016年两次荣获由青岛日报社及青岛市老龄办举办的大型公益评选“爱心陪伴十佳示范基地”称号。

  面对弱者,“总觉得做的还是少了”

  人人都有颗同情弱者的怜悯之心,人人也都愿意对他人施以援手,但能将其转化为行动并长期坚持、乐在其中着实可贵。“去有些人家里看看,真的挺可怜人的,总觉得我们做的还是少了。”王雪红说道。身体健康、衣食无忧的生活对很多人来说很容易实现,但实际上在离我们并不远的地方有人身体状况堪忧,有人智力存在缺陷,有的人家庭困难、过得很艰难……这些年下来,王家女姑社区志愿者团队已经确定了六七户固定上门服务对象,团队成员也希望通过平日为他们做的这些事情,能多多少少改善一下他们的生活,让他们活得更有尊严一些。

  “我们在一块热热闹闹的,可开心了”“凑在一起精神头儿也好,在家里光看电视”“我们都是自愿去的,一时不去还想得慌”……在与团队成员的交谈中,几乎没听大家没提到过“苦、脏、累、难”这些字。“自己老了,但平日总想着做点儿什么,当志愿者给了我这样的机会,让我感觉自己还是‘挺能干’的。”64岁的牛西芹说道。(半岛都市报城阳新闻)

责任编辑:陈 明师
相关报道